国际消除贫困日,20张图片盘点全球贫困儿童,每一张都让人心疼

作者:匿名时间:2019-11-03 12:12:53

最近几天,土耳其针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分子的军事行动仍在全面展开,战斗导致无数平民逃离家园。10月17日是国际消除贫困日。今天,我将向你们展示20张世界各地贫困儿童的照片。在他们这个年纪,我们可以在外面玩耍,过着张开嘴的生活。然而,一些海外儿童已经开始养家糊口。图为2017年3月20日,印度西孟加拉邦的一家砖厂,孩子们在搬砖。印度三分之一的人是移民工人,包括儿童。

国际消除贫穷日,又称国际消除贫穷日或国际消除贫穷日,是联合国组织在1992年12月22日会议上通过的第47/196号决议。自1993年以来,10月17日被指定为国际消除贫穷日,以引起世界各国对制裁、各种歧视和财富集中造成的全球贫富差距群体、国家和社会阶层的关注、审查和援助。图为2011年7月11日,肯尼亚无国界医院,一名两岁男孩在浴缸里洗澡。

当地时间2014年7月17日,尼泊尔加德满都,一个小男孩清理蔬菜市场的下水道,然后爬上下水道。在尼泊尔,儿童经常被用作清洁公共厕所、下水道和垃圾的廉价劳动力。

当地时间2017年11月10日,在里约热内卢、巴西和潘塔纳的贫民窟,许多孩子不顾危险,泡在污染的池塘里捉青蛙,以帮助家人赚取更多收入。

当地时间2018年12月5日,菲律宾马尼拉,孩子们在路边乞讨。菲律宾发展研究所最近的一项研究指出,如果菲律宾政府不及时采取必要措施,通货膨胀和自然灾害将使越来越多的家庭陷入贫困。

孟加拉儿童在砖厂工作来补贴他们的家庭。2006年,孟加拉国政府正式宣布雇用14岁以下的童工为非法。然而,迄今为止,孟加拉国的童工率仍为12%,童工已被多次禁止。这背后的罪魁祸首是不可逾越的贫困差距。许多孩子辍学去工作补贴家庭,在很小的时候就肩负起生活的重担,而砖厂的童工基本上面临健康问题。

当地时间2011年5月17日,巴基斯坦伊斯兰堡,一个脸上带着苍蝇的孩子坐在贫民窟走廊的小啊·穆车里。

当地时间2014年6月12日,13岁的女孩sharmin在孟加拉达卡的一家塑料回收厂工作,一个小男孩在塑料瓶堆里玩耍。

当地时间2018年12月31日,12岁的童工sumon在孟加拉国达卡的一家焊接车间工作。

当地时间2018年5月7日,阿富汗赫拉特,几名阿富汗男孩在当地砖窑工作。多年的战争推迟了阿富汗经济的改善和教育基础设施的缺乏。结果,许多家庭送男孩去当地工厂工作来补贴他们的家庭。据报道,阿富汗有300万至500万儿童无法上学,其中大多数是女孩。

孟加拉儿童在砖厂工作来补贴他们的家庭。2006年,孟加拉国政府正式宣布雇用14岁以下的童工为非法。然而,迄今为止,孟加拉国的童工率仍为12%,童工已被多次禁止。这背后的罪魁祸首是不可逾越的贫困差距。许多孩子辍学去工作补贴家庭,在很小的时候就肩负起生活的重担,而砖厂的童工基本上面临健康问题。

当地时间2017年1月22日,也门萨那,童工在街上出售商品。也门持续的内战导致童工人数大量增加,在国内经济的瓶颈时期,生活贫困的人数继续上升。

当地时间2010年8月31日,在巴基斯坦瑙谢拉,在巴基斯坦洪水中幸存的孩子们生活在一个非常恶劣的环境中,苍蝇在他们的脸上爬行。

当地时间2015年6月10日,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加,一个孩子正在吃玉米。根据联合国年度饥饿报告,印度是世界上饥饿人口最多的国家,约有1.946亿印度人营养不良。印度未能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和1996年世界粮食首脑会议确定的减少饥饿的目标。

当地时间2018年8月19日,在孟加拉国达卡市keraniganj区附近的一家塑料回收厂,8岁的男孩shonali和小女孩sumaya每天放学后都来这里帮助他们的母亲。这家人最初住在农村。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,他们和父母搬到达卡,希望将来在这里扎根。塑料回收现在是达卡一个日益发展的行业。工厂将招聘许多女性工人。虽然工资很低,只有2.50美元(约合17元人民币),但对于许多家庭来说,这是不可或缺的收入来源。

当地时间2014年12月24日,阿富汗喀布尔,一名难民女孩穿着成人长袍向外窥视。本周,阿富汗的联军正在庆祝他们在阿富汗作战任务的结束,而曾经被他们赶走的塔利班正在卷土重来。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涌入喀布尔的临时难民营,面临严冬。

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当地时间2012年5月28日,5岁的马赛·哈迪姆从一家砖厂取出碎煤。

2019年6月12日,11岁的穆斯塔法在埃及开罗的一家摩托车修理店摆姿势。

当地时间2017年12月30日,叙利亚巴士拉顿(阿勒颇附近的一个城镇),一名当地机械师。受战争影响,许多叙利亚家庭难以支付日常需求。为了给他们的家庭增加收入,有时这些家庭不得不让他们的小孩辍学,为他们的家庭挣钱。

在印度安纳塔纳加,一群浑身是泥的孩子在玩耍和欢笑。他们来自一个外国扫帚家族。扫帚制造商住在安纳塔纳加的贫民窟,离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的夏季首府大约60公里。由于资源不足,他们居住地的卫生条件令人担忧。

吉林快3

上一篇:疲劳驾驶有多可怕?司机连续开车七小时不休息 结果……
下一篇:旁听8年成“博士”,脑瘫小伙更需制度搀扶
推荐阅读